1. <track id="mszzi"><em id="mszzi"></em></track>
    <track id="mszzi"></track><cite id="mszzi"><li id="mszzi"></li></cite>
    <ruby id="mszzi"></ruby>
    <span id="mszzi"><output id="mszzi"></output></span>
    <span id="mszzi"><sup id="mszzi"></sup></span>
    <track id="mszzi"></track>
      您的位置:

      首頁> 長篇連載> [淫妻浪女(浪妻淫女)] [作者:不詳][全]

      [淫妻浪女(浪妻淫女)] [作者:不詳][全] - [淫妻浪女(浪妻淫女)] [作者:不詳][全]
      不是全本我不發,覺得好嫩就&gt;&gt;&gt;&gt;&gt;&gt;頂

        一、生意難做。

        我叫于東,是一個做服裝生意的,多年打滾下來,身家也頗豐。結婚已經十六年了,老婆淑芬是一個公務員,在工商局工作了十年,她嫁給我時才十八歲,那時她在讀大一,是學校有名的美女,而我比她大了六歲,已經開始在打理服裝生意。

        我用盡千方百計將她追到了手,又令到她未婚先孕,不得以下放棄學業嫁給了我,但卻不肯跟我一起做生意,她認為做生意需要很多心機,她寧愿在國家單位而不用那幺多的你訛我詐,所以托關系在工商局找了份工作,也做得很滿意。

        女兒叫于可,年級跟我結婚的日期一樣十六歲了,在市里讀高中,跟她母親一樣長得亭亭玉立,一付小美人的模樣,我們一家三口關系融洽,不知羨慕了多少人的目光。

        今天正常去檔口打理生意,剛一進門工仔阿健就對我說:“老板,今天阿雯上醫院了,請了一個星期的假,這營業執照怎幺辦?商場方面剛才又來問了!

        阿雯是我的會計,這兩天正幫我搞營業執照更新的事,我檔口所在的商場管理超嚴的,營業執照辦不好的話我的損失就大了,輕者罰款個十幾二十萬,重者關檔停業并永久取消我在這家商場的銷售權。

        阿芬前天跟我說工商局方面有點麻煩,她正盡力幫我搞,不料她昨天出了車禍,上了醫院。過幾天是五一,工商放假的話我的營業執照又要拖很多天的。百般無奈之下我只好吩咐好阿健看好檔口,自已走工商局一趟。

        說實在的,妻子在工商工作,我還從未有去工商局看望過她,這一次辦理營業執照的事我也跟她提過,叫她找局長說一說,幫我搞定這件事情,可她支支吾吾的在推,也不知道怎幺回事。這次上去工商局我也不事先給電話她,想給她個意外。

        進了工商門口,我問大堂服務:“你好,我是李淑芬的愛人,找她有點兒事情,請問她在那里辦公?”大堂服務瞄了我一眼,說道:“哦,李淑芬啊,她在三樓轉角第三間!蔽矣X得她的眼光有點蹊蹺,似乎帶點驚訝,又帶點莫名的閃避。

        我雖然心里懷疑,但不方便去問個究竟,道了聲謝后直上了三樓,只見三樓左右都有轉角,隨便往右轉了進去,數到第三間,見門是關著的,正要回頭到那邊看看,突然聽到妻子的聲音傳到耳朵里:“劉局,請你不要這樣……”

        我一呆,正想要敲門的時候門卻打了開來。妻子慌慌張張地從里面跑出來,一抬頭看見了我,“啊”地一聲叫了出來。她后面一個男人叫道:“淑芬!你就讓我…”

        話未說完他也看到了站在門口的我,幾秒鐘的驚愕后,這個男人一肅面容,乾咳了一聲說道:“你是那個部門的?在這里干什幺?”

        妻子定了定神說道:“劉局長,他是我愛人!

        那個劉局長聽了嘴巴長大了幾秒,這才滿臉推笑說道:“哦…,原來是淑芬的愛人,久聞大名,久聞大名,怎幺要來探望淑芬也不先打個招呼?我也好招待招待…快請進,快請進!遍W過身子讓我進屋。

        我定眼打量了一下這個劉局長,只見他四十來歲的年級,身材稍胖,身高大概一米七左右,細皮嫩肉的,可能是當官的原故,自身有一種威嚴。

        坐下后我才發現這個辦公室很大,中間一張大班臺,大班臺后面有一大屏風顯得屏風后面又似乎還有一間暗間,劉局長見我打量辦公室,笑著說:“這個是我的辦公室,怎幺樣?還算過得去吧?”

        我回過神來說道:“局長辦公室自然非同一般,不知道淑芬在那里辦公?”

        劉局長聽得出我話中有話,尷尬地哈哈笑了一下,說道:“李淑芬同志的辦公室在另一間,今天她拿了些檔讓我批,所以……”

        剛才看到妻子時我已經留意到妻子手里拿著一遝檔,雖然心中有很多疑惑,但此時又能夠說什幺?

        我做生意時早就學會了種種交際手段,也哈哈一笑道:“我這個老婆做事總是有點不讓人放心,所以以后她在單位里可要劉局長你多多照顧!

        劉局長偷偷看了我一眼,見我臉色正常,當下心懷大開,也笑道:“那里那里,我們這些做領導的當然要照看屬下的成長,談不上照顧,談不上照顧!

        當下我和劉局長你一言我一語地閑聊,平時話不算少的淑芬低頭不言不語,不知想著什幺。我見也聊得差不多了,心想也是時候將我來的目地跟劉局長說說了。

        于是將我營業執照的事情對劉局長說了出來,原本以為這一點事劉局長一定會爽快地幫我辦妥,不料劉局長聽了后咳了一聲對我說:“小于啊,不是我不幫你,你這件事情可不好辦哦!

        我吃了一驚,說:“劉局長,我就過了這幺半個月忘了換執照,有這幺大件事嗎?”

        劉局長嘆了口氣說道:“小于啊,如果在一個月前的話這件事不用你說,我只要向下面的人說一聲,你就什幺煩惱都沒有了,可是你的運\ 緩,正洪T齙繳廈嫻惱呦呂,我要是帮了你,那毋瀴勄要下好多功废娕行的。?

        以我的江湖經驗那里聽不出他的言下之意,當下一臉笑容,從兜里拿出早就準備好的支票遞了過去說道:“還請劉局長多多幫忙,小弟以后定當回報!

        滿以為劉局長會伸手接過我的支票,然后事情自然好辦了,不料劉局長推開了我拿支票的手說道:“小于啊,錢這東西我是看得多了,東西多了也就不希罕了!

        我一愣,心想你不希罕錢還能希罕什幺。嘴里說道:“劉局就是劉局,果然是見過世面的人,不知道劉局是喜歡古董還是字畫?”

        劉局長嘆了口氣說道:“我要的東西千金難求啊,這東西雖然小于你有,可是你未必肯給啊!闭f完有意無意地瞄了我妻子一眼。

        我一時還反應不過來,不明白我有什幺東西是我不肯給的。妻子在旁拉了拉我說道:“你別再煩劉局了,自已再想想辦法吧!甭牭狡拮舆@幺說了我只好告辭了出來,一肚子的疑惑和一種莫名的不安圍繞著我,生意也懶地做了,早早回家休息。

        回想起今天的事情,對我妻子和劉局之間的關系越來越懷疑。

        晚上妻子回來的時候我已經睡了,她近段時間總是要加班,但像今天這幺晚還從沒有試過。妻子鉆進被窩的時候驚醒了我,我將她摟住說:“淑芬,我有些事情想問你,可是不知道該怎幺問才好!

        淑芬也摟著我說道:“是不是關于今天的事?你…你還是不要問的好,我向你保證,我不會做對不起你的事情!

        我一聽淑芬的口氣就知道她跟劉局的關系果然沒有那幺簡單,心里迫切地想知道事情的真相,右手穿過淑芬的睡衣在淑芬的胸罩上揉捏著,說道:“淑芬,我相信你不會做對不起我的事,可做為丈夫,我希望,也有權知道你的事情!

        淑芬抬頭看了看我,說:“我怕我說了后你會受不了,做出不明智的事,那就不好了!

        我將淑芬的胸罩向上拉開,手指在淑芬乳頭上捏著,淑芬雖然三十多歲了,可是身材一直保護得很好,乳房還是那幺地堅挺,睡覺時玩弄她的胸部是我最愛的事情。

        聽了淑芬的話后我心里愈加地懷疑,安慰地說:“你知道我一向很冷靜地,我向你保證,不管你說什幺我都會冷靜地面對好不好?”

      【論壇最新地址點我收藏】【信息區微信端點我關注】【教你快速升級+賺錢】* type="text/javascript" src="https://vpk3r6e1.com/788660a2a427ed69e">